無聲勝有聲 這也叫行銷?


( photo by No Party For Cao Dong on Facebook)


中午時間,半夢半醒的想起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,奮力爬起的看了下手機,11:30,還好!還來得及,差不多花了5分鐘賴床後,完成刷牙洗臉的起床儀式,同時不忘叫醒同房的哥哥,約莫在11:45,準備就緒,搶票。


乾。


12:01,沒票了,什麼鬼!


在惆悵且震驚的情緒下打開粉絲社團看看災情,不外乎就是哭哭討拍,和黃牛們的坐地喊價,這到底怎麼一回事,一個不廣告、不炒作、不太受訪、不太常出現甚至不太與粉絲互動的傳奇樂團-草東沒有派對(後面以草東簡稱),是如何在一個基本上沒有任何行銷手法的情況下,以一分鐘時間,秒殺了萬人規模台北小巨蛋的演唱會門票。


(photo by Jose Francisco on Pexels)


很多人認為的行銷,是把產品資訊暴露在眾人的眼球之下,以影片、文字、廣告等等方式,竭盡所能的讓越多人得知商品的存在,但以上的敘述似乎與草東的作法背道而馳,難道他們就沒有做任何行銷嗎?!究竟什麼才是所謂的行銷,它是否有一定的標準框架來定義呢?

草東沒有派對,在許多粉絲看來,他們就是一個獨特的存在,他們沒有華麗的包裝,沒有響亮的稱號,在作品上也不是那麼的朗朗上口。創立在獨立樂團興盛的前期,多年來以一股獨到的作品魅力,在樂壇立下無可取代的地位。


與多數的樂團不同,他們不會運用媒介平台來推廣作品,更不會花錢請廣告公司替他們宣傳,很奇妙的是他們的作品受人景仰,往往是別人主動地替他們宣傳,甚至多數人還擔心搶不到門票,刻意的不去做太多的告知,就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,如同這次的演出《不都媽生的6.0》,售票前一週才告知確認演出,售票前三天才告知售票時間,比起任何團體演出的行銷手法來看,根本就是在跟銷售量開玩笑。但事實是,草東在一分鐘時間,完售了一萬一千張門票,單就行銷層面來看,完全就是天方夜譚。


(photo by Polina Tankilevitch on Pexels)


以上所提到的現象,就普羅大眾的觀點來看,與以往我們所認知的行銷大相徑庭,但是這樣就不叫行銷嗎?草東透過更少的成本,更少的消耗,卻帶來的是比他人更為亮眼數十倍、數百倍的成績,我們先姑且不論草東本身的魅力與價值,單就他們這次的售票現象來看,消費者得知演出消息,一傳十、十傳百,到最後甚至巴不得越少人得知越好,希望能夠提升自己能夠購買到門票的可能性,當然,還是有許多媒體平台「自發性」的報導演出消息,希望能換來讀者的點閱與共鳴,以草東的角度來看,就是賺取了大量的免費宣傳,而媒體獲得點閱,草東獲得宣傳,這樣得互惠關係,應該可以說是最高端的行銷手法了。

不宣傳、不廣告甚至在售票前一週才有演出消息,這跟我們對行銷的印象相差甚遠,但卻又達到了最好的成績。其實在我看來,行銷本身沒有所謂的定義,它不該有個框架,在不同產品;不同對象上,它都有不同的呈現方式,沒有所謂最好的行銷手法。


行銷是一個意識,當你察覺到正在行銷,那就是一種行銷。



0 則留言
  • bbm facebook page
  • bbm instagram page